我的亲情故事之床前春晚 作者:王晓慧

王晓慧
2023-05-31
来源:作家联盟

AFAIABACGAAgz_jWowYo6fvLQg_副本.jpg


2020年春节前,卧床十多年的大哥病情进一步加重,进入了生命的最后阶段,大嫂和孙女睿涵一直在身边陪护,我和大哥的儿子王开、儿媳闫蕾、女儿王玉及外孙女书宇冒着疫情风险,分别从国外、深圳和北京赶回鸡西,都想再陪大哥一程。

除夕那天,我们为大哥举办了一场床前文艺晚会。晚会提议、筹备和主持是睿涵、书宇两个女孩子,时间安排在央视春晚之前,舞台就是屋地中央。王开和闫蕾提早贴好了春联和福字,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,又将阳台的大红灯笼点亮;两个女孩早有预谋,登梯爬高,在门窗和墙壁上挂满了一串串五颜六色、熠熠闪烁的小彩灯,又打开小音箱音量适当地循环播放着《新年序曲》和《花好月圆》,还给自己画了精致的淡妆。

联欢会由两个女孩子主持,书宇是深圳人大附中的文艺骨干,睿涵是本省艺术学校的在校学生,主持和表演自然都是轻车熟路、落落大方,串场词里饱含了孙辈的拳拳孝心和殷殷真情。

开场词之后,两个女孩用手机鼓捣出网红歌曲《世界上的另一个我》,紧接着跳起了酷炫的闺蜜双人舞,歌词我只记住开头的一句“上一秒我在台北看烟火,下一秒你在上海喝莫吉托”,那舞蹈动作很有控制力和爆发力,但我真是看不懂属于哪一种时尚潮流的舞蹈,感觉不太像街舞,只是夹了几个“指天空”、“擦玻璃”和“手挽花”的动作,我想她俩要表达的中心意思一定是“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”。

多才多艺的侄女王玉,原本是准备朗诵的,可她望着窗外纷纷飘落的雪花,即兴发挥,顺手从衣柜里扯出一条大红的长巾,跳起了独舞《我爱你,塞北的雪》。王玉二十年前只身离家,在外一路打拼,成为深圳一个家居用品公司的董事长。企业红红火火,却难忘乡情难解乡愁。大哥的床头始终摆放着爱女幼年的照片,《大群笔吟》的诗行里更蕴含着父爱的深厚绵长。王玉白净、俊俏,身材纤细,优雅得体,跳舞不乏基本功,而今在慈父的病榻之前,随着流畅柔婉的旋律,她激情满怀,脚步轻盈,舞姿舒展,旋转渐快,红绸在手中翻卷飘舞,流风回雪。在窗外纷纷扬扬、飘飘洒洒的白雪映衬之下,她把漂泊游子对雪乡的深刻记忆,对亲人的无比眷恋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大嫂的节目是《祈愿》,上场时,她郑重其事披上了咖啡色大披肩。大嫂虔诚信佛,她想带着大家一起诵读摘自《无量寿经》的几句“祈福”,我看内容向善,正合时宜,就随了她的心愿,带着孩子们一起站成一排,由大嫂领诵:

“在普天同庆2020年新春佳节的时刻,新型冠状病毒正在肆虐蔓延,揪住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。在此,我们全家——”

以下是大嫂领读一句,我们跟读一句,整齐、洪亮而又郑重:

“为祖国,为全国人民,为天下苍生祈福:

天下和顺,日月清明。风雨以时,灾厉不起。

国丰民安,兵戈无用。崇德兴仁,务修礼让。

国无盗贼,无有怨枉。强不凌弱,各得其所。”

一边读,我一边感慨,从自己所知的爷爷在腥风血雨中担当抗日救国会会长算起,王家是满门忠义之士啊!

最后一个节目,大嫂指名让我还唱《北国之春》。此前她说过,大哥最爱听这首歌,几年来她把我的录音给大哥放过很多次,每一次听,即使在精神恍惚的时候,大哥都会激动。倘若能在大哥几近植物人的状态下再次唤醒他的记忆,该有多好!我理解大嫂的意思,也明白不必顾及自己声线不好,便毫不犹豫向前几步站在大哥身边,睿涵迅速递给我手持话筒,王开在我身后举起了LED照明灯,大家紧跟着围拢过来,我便开始纵情高唱,随着大嫂和睿涵的惊呼,我们看到大哥像是听懂了,他微微皱起了眉头!大嫂把脸贴了过去,王玉拉起了大哥的手,我只管唱。

当我唱到“家兄酷似老父亲,一对沉默寡言人”这一句的时候,每一个人都真真切切地看到,大哥的脸上现出痛苦状,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下,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、睁开了眼!!大哥为什么每听到这句都会为之动容,我懂啊!亲人们都懂!只见大嫂和孩子们在大哥身边,亲亲热热,轮番拍照!倾情唱完这首歌,我给他们拍了一张全家福,大嫂伏在枕边搂着大哥的头,孩子们依次倾倒着依偎在大哥的两侧,声声笑语带出凝重庄严,张张笑脸写满离合悲欢……


王晓慧:笔名自然而然,朗诵联盟高级会员,作家联盟文学专员,退休于北京中央国家机关事业单位。爱好文学创作、诗文朗诵和配乐制作及视频剪辑,力求弘扬正能量,传播真善美。诗文和朗诵作品散见于经济日报、中国煤炭报、北京都市头条、朗诵联盟和作家联盟。

阅读17295
下一篇:这是最后一篇
上一篇:这是第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