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花妖》一曲泪满襟 作者:安德列

安德列
2023-10-18
来源:作家联盟

20141211174345_d55yW.jpeg


虚空中,花妖的灵魂在诉説

在时间的树下,我等了很久很久

风中是否还飘着我的胭脂味?


虚空中,花妖的灵魂在哭泣‍

一江水冷月亮满城的汪洋


杨柳岸,清风的陶笛在低唱:

这三生三世错过的爱情

这蹉跎颠沛却宛然的人生啊

一番番轮回,是幻是真?


这个离奇的爱情故事,说来话长

源自《聊斋志异》

话说很久很久以前

就在江南地

窘迫书生爱上富家千金

因为门第悬殊,受到世俗迫害

这对恋人,惨烈殉情而死

不料却感动了阎罗王

阎罗王亲自批文:着他俩往生投胎几世做人

且可投胎于江南地杭州城

可惜啊

批文没有明确一个时间节点

手下的办事员又是浮皮潦草

虽是把这一男一女都投胎做人在杭州城

却不该,不该啊,整整错乱了好几个朝代


他生在杭州,是秦朝‍‍

那个朝代,杭州叫钱塘

她也降生杭州,却是宋代

那个朝代,杭州叫临安


他又降生杭州,是在西汉

西汉时,杭州叫泉亭

她又降生杭州,却是在隋唐

隋唐时,杭州叫杭城


钱塘,临安,泉亭,杭城

就这样错过了多少世人生轮回

悲哉哀哉,这对恋人世世不得相见


或许是阎王殿没有时间设置

或许是阎王殿的办事员太浮皮潦草

投胎做人,此事从来没得商量没得选

人生就这样茫茫然而来,茫茫然而去

终究虚梦一场,何须太过当真

只是《花妖》一曲,直接扣动了天下有情有义之人的心弦


所以啊,才女清风如是感慨:

《花妖》,这歌词,这旋律,这江南的风情,这碧落黄泉刻骨铭心的爱情,直击心灵

什么感觉?绮丽凄美至极,听哭的感觉‍

陶笛吹奏第一遍,细细理解曲中意

陶笛吹奏第二遍,深深感动曲中情

陶笛吹奏一遍又一遍,惘然之间,已成曲中人

不知不觉,泪满衣襟……‍‍‍


汪一新:网名安德列,上海新民晚报高级记者,文学硕士,曾任特稿部主任,国际部主任及《新民环球》主编,曾获记者最高荣誉奖——范长江奖,发表特稿散文译文170万字。目前热衷于写诗,中国作家联盟会员。公众号《安德列的天空》,诗画联姻,基本一天一期。

阅读18220
下一篇:这是最后一篇
上一篇:这是第一篇